冰雪运动不断升温 冬奥会与3亿国人的"冰雪奇缘"

新华社长春10月26日电(记者陈俊、王昊飞、孟含琪、李典)26日,北京冬奥会迎来开幕倒计时100天。从2015年北京携手张家口获得第24届冬奥会举办权以来,中国各地向冰雪体育、文化、旅游、产业等领域高质量发力,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因冬奥会结下“冰雪奇缘”。

北京2022年冬奥会迎来开幕倒计时100天。新华社发(胡星宇摄)

“冰雪启蒙”

10月18日,北京冬奥会火种在希腊采集成功,中国短道速滑名宿李佳军参与了火种在古奥林匹亚的传递。46岁的李佳军是中国首个获得冬奥会奖牌的男选手。20世纪80年代末,他的母校长春市平泉小学成为当时中国冰雪教育的一面镜子。

那时,平泉小学的学生每天上学要带两个饭盒,一个装饭、一个装冰,到校后第一件事是把饭盒里的冰扣在操场上。3个星期后,参差不齐的冰块形成规模,老师们便趁着寒夜浇水、锉平,一座校园冰场“落成”。

吉林北大湖滑雪度假区,吉林市第二实验小学学生们在滑雪教练的指导下练习坡道侧向移动。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光阴荏苒,30多年后,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推进冰雪教育,冰雪资源日渐涌入课堂。

霜降刚过,11岁小镇女孩金思续就开始期待冬天到来。“我特别喜欢滑雪,就盼着早点下雪。”金思续还在家里穿上滑雪服、蹬上雪板,向记者展示犁式转弯、半犁式摆动等动作。

金思续的滑雪启蒙来自吉林市船营区搜登站镇中心小学校。2016年,这所位置偏远的乡镇小学迎来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滑雪课。学校操场有条长300米的跑道,雪季后它将成为“雪道”。校长沙志胜说,学校在冬天增设滑雪课,每班每周一节,全员参加,“孩子们哪怕小脸冻得红扑扑的,也不愿意下课”。

吉林市第二实验小学学生在滑雪课上体验单脚雪地滑行。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多年来,东北地区依托自然资源禀赋和项目开展基础,体育和教育部门广泛开展“百万青少年上冰雪”和“冰雪进校园”系列活动。吉林省体育局青少年体育处处长王福海介绍,全省已建成557所省级冰雪运动特色学校,滑冰馆和室外滑雪场已由2015年的5座和26座,增至目前的15座和50座,每年利用自然冰浇冰场400块以上。

种下冰雪梦想的孩子们惊喜不断:室内雪场、旱雪场等场地投入使用,使滑雪不再是冬天专属;部分城市将中小学每年寒假第一周定为“雪假”;冬奥冠军周洋、李坚柔等成为公益推广大使,到校园手把手指导孩子技术……

“比起我小时候,现在的孩子太幸福了!我对中国冰雪运动的未来充满期待。”李佳军感慨。

“冰雪氛围”

1980年在美国普莱西德湖,中国体育代表团开启第一次冬奥之旅,开幕式挥舞着五星红旗的旗手是长春速滑名宿赵伟昌。今年71岁的赵伟昌回忆,当年中国全部28名参赛选手在参加的5个项目中无人跻身前8名,大家深切体会到了与冰雪运动强国的普及差距。

2021年3月30日在长春市家中拍摄的赵伟昌,他手中的照片为1980年中国代表团在第十三届冬奥会开幕式上入场(左)及1980年赵伟昌在第十三届冬奥会男子1000米速度滑冰比赛中(右)的照片。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过去,我国许多省份百姓对冰天雪地缺少体会,更别提参与滑冰滑雪了。”赵伟昌说,即便在我国东北也没有像欧洲、北美一样形成冰雪运动生活化的氛围,老百姓更习惯“猫冬”,导致“冰雪人口”范围窄、基数小。

如今,冰雪运动不断升温,曾对冰雪资源利用不够充分的很多省份开始投建冰场、雪场。吉林、黑龙江、新疆、内蒙古等地更是不断夯实自然冰雪根基。

孙川家住深圳,准备下个月请年假来东北“滑个痛快”。作为“候鸟”,他近年来每逢雪季便会“飞”到东北。他向记者展示了一个微信群,群内好多都是计划“开板”后就位的广东雪友。

第七届全国大众冰雪季系列活动之一的超级定点滑雪公开赛揭幕战在吉林省北大湖滑雪度假区举行。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更“近水楼台”的是东北百姓。在吉林市体育馆滑冰场,体育局训练竞赛处副处长刘文向记者展示了一周计划表——每个上冰时段都已排满。“如果不考虑人力成本,场地得排到凌晨。”他说。

近年来,在《关于以2022年北京冬奥会为契机大力发展冰雪运动的意见》等政策释放的红利下,中国冰雪人口结构发生着显著改变,规模加速扩大。随着冬奥会火种抵达北京,我国的冰雪热情将进一步点燃。

“冰雪机遇”

鞋体可调节大小,能滑雪也能滑冰……这款名为短式冰雪滑橇的装备2020年亮相“鸟巢”,很快成为北京市中小学生冰雪嘉年华活动中的“网红”。

从最初的“土发明”变成校园的“流行款”,凝聚着冰雪器材研发和运动教学团队的心血。

“冰雪爱好者不断增加,我们想着开发一套不受场地限制的滑橇。”来自吉林省的研发团队成员曲博介绍,样品2017年问世后首次试水曾遭“当头一棒”——运动员穿上后滑行速度慢,器材故障多。团队并未放弃,他们看好中国冰雪装备制造产业的蓝海市场。

滑雪爱好者在吉林北大湖滑雪度假区滑雪。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聘请专家寻找故障、改进装置,重新进行上万次测试……半年后,质疑被点赞取代。项目成功后,团队又开始瞄准多功能造雪车进行技术攻关。

近年来,“冰雪版图”不再限于局地。吉林在打造“世界冰雪黄金纬度带”,黑龙江在升级“中国一号冰雪旅游线路”,重庆、南京、武汉等城市也在探索反季滑雪产业。

最近长春百凝盾体育用品器材公司正在加紧生产新订单。总经理王阳是退役滑冰运动员,他从一家几十平方米的小作坊创业到如今拥有规模可观的企业。眼下,王阳正在为吉林冰雪产业博览会参展进行筹备——这是全国首个以雪为主题的博览会,自2016年以来已连续举办5届,累计吸引27个国家和地区及15个省份近2000家参展品牌,现场交易额累计7.5亿元。

2020中国长春净月潭瓦萨国际滑雪节暨2020国际雪联越野滑雪中国巡回赛长春站比赛在长春举行。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冰雪天地也是‘金山银山’。‘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会让中国冰雪产业迎来前所未有的黄金机遇期。”王阳说。

篮球直播 比分直播 NBA直播极速体育直播吧 英超直播 篮球直播吧 JRS直播 NBA视频直播 对阵分析 奥运 天天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