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海善后工作成难题 孙可与深圳谈判杨旭或赴上海

2020-06-05 12:50:33 来源: 东方体育日报

天海已经解散了,曾经门庭若市的浯水道基地,如今已是人去楼空,这家俱乐部解散前的三个月,风风雨雨无限折腾,解散之后关于后续问题的解决,也一直备受关注。最受关注的,就是天海球员们的去向。


半数主力集聚深圳南非甲赛程张诚暂无队认领

众所周知,意甲视频俱乐部目前在疯狂招揽天海旧将,前有王永珀、裴帅、郑达伦转会,后有张鹭、张源、刘越等,如今法甲视频也有可能前往深圳。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少天海球员的去向都逐渐变得明朗,体赛体育有望加盟上海球队,宋株熏也开始和河南建业洽谈……而在这些当打球员之外,还有不少天海球员,将在这酷热的夏天,进行着一次次的试训。

天海解散前后,不少球队其实就已经盯上了该队的球员,裴帅和郑达伦率先在1月份转会深圳,这两笔转会发生在俱乐部解散前,深足为他们支付了4000万人民币的转会费。随后,5月份,天海俱乐部正式宣布解散之后,不少球员纷纷投向了深足的怀抱,此时的这些球员,一旦在俱乐部完成破产清算之后,就不会占转会名额。

上赛季,天海在失去注资方并被托管的情况下,依旧凭借自身完成了保级。他们中的主力球员,大部分都延续了之前球队征战亚冠联赛的阵容。在俱乐部解散之后,这些一线队球员自然成为了香饽饽。左边后卫糜昊伦是球队解散后第一个前往深足谈合同的球员,随后原本打算去天津泰达试训的张源,也转投了深足,再后来是武汉籍球员刘越。最近一个与深足在谈合同的球员是天海队长张鹭。

就在张鹭前往深足试训后不久,孙可的名字也出现在了深足的收购名单内,有望实现与昔日队友们一起踢球的想法。本月初,孙可就将从德国康复归来,并前往深圳试训。而在孙可与深足产生联系之前,也有其他中超俱乐部给他提供了一份待遇不错的合同,不过孙可还是想去到一个新的环境,与熟悉的队员们一起踢球。主力边后卫张诚之前一度被媒体报道有望加盟天津泰达,其实仅仅因为他是天津人,不过张诚随后并没有去到泰达。至于张鹭,根据深圳记者透露,近期并没有发现张鹭在深圳队的训练中出现过。

当然,作为天海队中唯一的国脚,杨旭的去向也非常受人瞩目。在天海正式解散之前,杨旭就已经收到了其他俱乐部的邀请。当天海尚存一息的时候,杨旭甚至为了天海婉拒过其他俱乐部,但随着万通的第N次退出谈判,天海俱乐部最终走到了尽头,伴随着欠薪四个月,杨旭也不得不另谋他就。他目前正与上海一支球队进行接洽,但他本人的年薪和合同期限,双方还未达成最终的一致,而杨旭也有潜在的其他下家可以选择。

天海的两名外援也是目前许多中超球队都在考虑引进的对象,他们本身就在中国境内,在第二个转会窗打开之后,有着“先天”的优势。同时,两人在天海的年薪都不高,符合目前国内俱乐部投入的大趋势。目前,莱昂纳多身处济南,与山东鲁能接近签约,而宋株熏则是与河南建业产生了联系,后者能否成功加盟还是未知数。

非一线队主力球员不知何去何从

天海队中的主力球员并不缺少下家,不占新俱乐部名额的条件,成为了他们本身就具备的潜在优势。但是,这个"优势"在其他非主力球员身上却并不好使。除了一线队主力球员之外的球员,他们基本上在球队解散之后,都加入到了试训的大军里。

最典型的要数之前在天津泰达试训的文俊杰、晏紫豪。晏紫豪是最早去天津泰达试训的球员,随后文俊杰与钱宇淼也去了。泰达的确想要在后防线上补充一个年轻球员,正如当年施蒂利克将杨帆从中乙培养国脚一般。

不过,随着泰达热身赛的开启,第一场热身赛三名小将集体出战,就被对手河南建业灌入三球,球队回到天津后的第一堂训练课,文俊杰与晏紫豪就已经离开,只剩下了钱宇淼。年轻球员中,还有像刘逸这样的之前缺少比赛的球员,在庞大的试训大军中寻觅下家,未来会如何他们也不知道。

年轻球员除了不占新俱乐部名额之外,他们的优势是“年轻”,而对于那些并非主力也并不年轻的球员来讲,试训这条路,或许将走得更艰难。目前,王杰正在中甲长春亚泰试训,王晓龙、储今朝前往中甲升班马成都兴城试训。老将宋博轩上周在河南建业开始了自己的试训之旅,一周的时间他打了两场热身赛,都没有打满全场。目前已经离开球队,正在等候建业俱乐部最后的通知。

除了一线队的这些球员之外,天海预备队的队员何去何从,目前还无人知晓,但据媒体透露,原天海教练组组长也在通过自己的个人关系不断帮他们推荐试训的球队。

梯队被“肢解”,基地将被推平重建

一线队球员的去向是外界最为关心和热衷讨论的话题,但对于天海俱乐部来说,善后工作却绝不仅仅只是围绕一线队进行而已,还有几十名基层员工的赔偿问题,还有下面各年龄段梯队共计百余名小球员该如何妥善安排等。

半个月前,天海确定退出职业联赛、即将进入破产清算,这也就意味着几十名基层员工面临失业,和一线队球员、教练员相比,这些基层员工的工资可以说是九牛一毛,但这份收入对于他们来说却是养家糊口所必不可少的。也不像球员和教练员这些特殊工作,大部分基层员工在失业后都很难立刻找到新工作,特别是在疫情期间,难度会更大。

对于基层员工的善后工作,天海俱乐部尽了最大的努力。今年年初,俱乐部出现了欠薪情况,但在拿到退税后,俱乐部第一时间给基层员工补足了拖欠的薪水。在与万通赞助谈判彻底破裂,俱乐部确定将进入破产清算后,基层员工中难免出现人心惶惶的情况,俱乐部的财务情况很不乐观,能不能拿到多少赔偿金,所有人心里都没有底。

在发布解散的公告后,俱乐部管理层召集员工向大家正式通知了这个消息,并且给出了初步赔偿方案,在签订解约协议书后,所有基层员工的工资发到5月底,随后按照劳动法相关规定进行赔偿,绝大部分基层员工接受了这个赔偿方案。

青训梯队的善后工作更为复杂。因为中超准入的相关规定,天海具备完善的青训体系,参加了去年全国青超联赛全部五个年龄段的比赛。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在天海青训体系里,还是有几个年龄段的球队在国内处于前列,也有不少好苗子。在俱乐部确定解散后,就有不少俱乐部通过各种关系,与个别能力出众的小球员取得了联系,天海曾经因此向中国足协寻求帮助,希望能够制止类似情况,站在天海的角度,这样做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假如少数优秀球员流失后,会面临更多的孩子无球可踢的情况,而且很多外地小球员还涉及学籍等非常棘手的问题。

目前,天海俱乐部正在积极寻求整体转让梯队的可能性。此前,2005级梯队赴深圳与深圳足协及深圳佳兆业梯队进行了两场友谊赛,深圳佳兆业也确实是天海梯队潜在的买家之一,但天海各个年龄层梯队的实力参差不齐,能不能够最终实现整体转让还是未知数。

作为天海曾经的大本营,在经过了半个月时间后,天海俱乐部的基地目前基本处于人去楼空的状态,球队的宿舍楼已经停止供应食宿,所有球员和教练员也全部搬离,签订了解约协议书的员工也不再到俱乐部上班,只有负责具体善后工作的俱乐部领导和少数员工目前还在此办公。据了解,天海租用的基地已经到期,未来这片区域将被推平重建,另作他用。

隔着铁栅栏,“天海足球俱乐部”的招牌和队徽还在俱乐部的办公楼上竖立着,偶尔会出现经过的路人拿起手机拍照的场景,这座曾经热闹非凡的大院承载过天津足球的梦想,而如今却只是供人凭吊。

本文来源:东方体育日报 作者:权一  责任编辑:陈环宇_B6796

JRS直播 直播吧 比分直播 JRS直播 即时比分 足球赛事分析预测 足球赔率 比分直播 棒球比分 足球资料库